联系我们

地址:广州市海珠区新滘东路桥头大街228号三达塑业
联系电话:020-34528888

手 机:13924005418
投诉电话:020-34528888
传真:020-38808548
联系QQ:3368487381
邮箱:sunbongchina@163.com
网站:www.canjuw.com/

消毒餐具厂的调查:车间中残留的食物残渣,工人的脏手套擦拭了杯子和碗碟

发布人:zangyumin发布时间:2020/9/15浏览次数:20次

消毒餐具环保吗_消毒管理制度 消毒餐具_餐具消毒

“消毒餐具,请随时使用”。许多餐馆都提供带有类似“温馨提示”的无菌餐具包装,但是撕掉外层塑料薄膜包装后,许多餐具根本就放心了。

“经常有异味,杯子和碗上的水痕最明显。”

“有时会发现油腻的污渍。最令人恶心的是我遇到了苍蝇和米粒。”

谈到消毒餐具不干净的问题餐具消毒,许多人可以说出一种“特殊”的体验。正因为如此,即使包装,杯子,碟子看起来很干净,许多顾客也会在撕开包装后用热水将它们烫烫。

这些标有“请放心”的高温消毒餐具,污渍和气味来自何处?如何冲洗和消毒?

最近,据《公民新闻》报道,《新京报》的一名记者进入一家餐具消毒公司的卧底,发现除了工人没有按照国家有关规定申请健康证明外,车间里的食物残渣都是在清洁和包装过程中会堆积在开放的地方以及其他不合规的问题中,还存在一些问题,例如用脏手套擦洗未洗净的餐具,用裸手抓住筷子,以及工人只是整装上班。当工人把盘子放好时,记者注意到许多工人戴着的白手套已经变成黄色或黑色。用这种方法准备的餐具被直接密封包装并送到北京或河北的许多餐馆。

全国卫生工业企业管理协会餐具和饮料集中消毒分会会长吕宪明说,按照国家卫生委员会印发的餐具和饮料用具集中消毒服务单位的监督工作规范,餐饮企业集中消毒的要求非常明确,包括平方米数,生产工艺,设备,生产环境等相关细节。

对于违反法规的公司,卢宪明表示,应当做到“零容忍”,并依法整顿或停业。 “一些不太负责任的公司可能会导致产品质量下降。”陆宪明说,作为一个协会,首先要劝阻和纠正不合规行为,进行必要的培训,并通知职能部门不满。处理。

维洁康车间除渣区的食物残渣混合着筷子、勺子,直接堆在地上。 新京报记者 刘经宇 摄

魏杰康车间除渣区的食物残渣与筷子和汤匙混合后直接堆放在地面上。新京报记者刘景宇合影

在清洁车间的露天食物残渣堆积中

下午两点,一辆带有河北牌照的货车停在廊坊市光阳区一家烧烤餐厅的入口处。车上的两名工人打开隔间,卸下几盒消毒餐具,然后将它们放在餐厅的入口。将堆放在门前的脏餐具装入卡车,然后运走。

汽车上的消毒餐具来自名为“北京维捷康消毒服务有限公司”的集中式餐具消毒公司。该公司的注册地址为北京市大兴区西红门镇。实际的生产地点目前位于廊坊市广芳市。在阳区,其加工后的餐具主要运往北京,廊坊,固安等地。

为了了解餐具的清洁和消毒情况,4月初,记者通过餐具包装上的电话联系了工厂负责人,申请工作。

消毒管理制度 消毒餐具_消毒餐具环保吗_餐具消毒

魏杰康的加工车间位于廊坊市光阳区一条偏僻的道路上。根据工厂所有者发送的位置,找不到工厂的位置。 4月19日,记者跟随工厂老板的电话,在一个没有悬挂标志且大门关闭的农田中发现了该化合物。

在大门口,仍然有一片农田,而三十公里或四十米外的一个小庭院是魏杰康的清洁车间。在这个小院子里,一辆货车停在工厂大楼前。院子的左侧是一个露天垃圾场。这里堆放着各种饮料瓶和包装袋。地面渗出黄色污水,并散发出刺鼻的酸。臭。

维洁康工厂大门处的露天垃圾堆,地面渗出发黄的污水,气味刺鼻。 新京报记者 刘经宇 摄

在某工厂门口的露天垃圾场看到地面上有黄色污水,带有刺鼻的气味。新京报记者刘景宇合影

加工车间类似于一个仓库,大约300平方米,因为大多数窗户都是用黑色的窗帘绘制的,即使开着灯,车间也没有足够的光线。记者注意到,车间有两条流水线,一条用于清洗杯子,盘子,碗碟和其他餐具,另一条用于清洗塑料筐。在装配线上有10多名工人。

“我们的工厂每天生产超过20,000套餐具,其中一些是由其他制造商加工的,由于环保和其他违规行为,他们的工厂无法自行生产。”工厂负责人向记者介绍,车间每天早上六点上班,下午四点下班。主要原因是早上很忙,下午的数量很少。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对于消毒餐饮企业,国家卫生委员会办公厅于2015年12月17日发布了《餐饮具集中消毒服务单位卫生监督条例》。已发布《餐具和饮具集中消毒服务单位的卫生监督检查表》。清单中的“工厂环境和布局要求”子句明确指出,不应有积水,杂草,开放式垃圾,蚊子和苍蝇。繁殖场和植物区域不符合此环境和布局要求。

每半天洗一次食物残渣餐具并换水

如果工厂区域的外部环境不能满足相关要求,则生产区的伟杰康的卫生环境将达不到标准。

进入工厂卧底后,《新京报》的记者发现,在两条清洁线中,最简单的是塑料筐清洁线。工人将塑料筐挂在生产线上,等待一洗,而餐具清洁消毒线则分为五个环节:除渣区,人工清洗区,高温消毒区,面板区和密封区。

要清洗的餐具直接从卡车发送到车间。排渣区的工人在这里卸下整箱餐具。机器除渣后,碗,盘子和杯子将直接转移到下一个。食物残渣,筷子和汤匙将被留下。堆放后,工人将食物残渣与筷子和汤匙直接转移到一起,然后将筷子和汤匙从中挑选出来。

在车间中,还有“餐具包装操作规程”,第一个是“保持车间完全密封,干燥和卫生”。但是由于残留物堆积在地面上,污水流出使地面变得湿滑。现场残留的食物气味,加上车间里的洗涤剂和消毒剂等各种气味,使人们感到恶心。

看到记者的表情,在浮渣清除区穿雨鞋的工人坦率地说:“这是车间最脏的部分。让我们从这里拿走剩下的食物,然后整理筷子和汤匙。拿走并洗净。”谈话时,另一方拿出香烟直接抽烟,骨灰随心所欲地弹起,“阻止了气味。”

第一次在流水线上清洗餐具后,工人将进行观察。如果明显有未洗的餐具,工人将选择它们进行手动清洁。


所谓的手动清洁是在几个塑料篮中进行的,这些塑料篮在旁边的开放空间中充满水。这些塑料筐实际上装有消毒的餐具产品。由于经常清洗餐具,篮子里的水变成了灰黑色。

“如果机器不干净,请再次洗涤,然后放回机器上再进行第二次洗涤。它必须是干净的。背面有高温消毒。这种洗手水可以半天换一次。“一位负责洗碗的工人说。

在装配线的二次清洁区域中,您可以清楚地看到泡沫漂浮在水面上。此处的餐具清洗后,进入高温消毒区域,超过10秒钟后,将其转移到下一个处理区域。

记者注意到,在消毒区的出口处,有一块塑料原本是透明的,被用作覆盖物,但现在被弄脏了。这些经过消毒的餐具在穿过消毒区的出口时将与该塑料片接触。布,然后进入钟摆面板区域。

高温消毒区后的透明塑料布污渍斑斑,餐具从此处进入摆盘区。 新京报记者 刘经宇 摄

高温消毒区域后的透明塑料片被弄脏,餐具从此处进入放置区域。新京报记者刘景宇合影

工作人员设置餐具时,将对餐具进行外观检查。有时餐具上会残留油渍和斑点,因此他们可以直接用螺纹手套擦拭并设置。原来的白线手套甚至开始变成黄色和黑色。业内人士说,如果不清洗类似情况,应根据工艺对餐具进行重新加工,清洗和消毒。

这项工作不需要健康证明,车间可以自检进入显示器

在面板区域的另一侧,在一张长桌子上,洗过的筷子悬在空中。清理筷子的工人没有穿着工作服或手套,而是用裸手将洗净的筷子放入机器中进行密封。打包后,打包后直接掉在地上,没有任何容器被其抓住。

一名工人直接坐在板子上赤手整理洗过的筷子,准备去打包装。 新京报记者 刘经宇 摄

工人直接坐在板上,用裸手整理洗净的筷子,准备打包。新京报记者刘景宇合影

车间的最左侧是包装餐具并等待装载的地方。记者将塑料盒从装配线中取出,并负责将洗净和包装好的餐具包装在传送带上。满满的餐具被运到车间的入口等待装载。

在这里到处都是破碎的餐具。将塑料篮放在传送带末端的下方。碎片中混合了几套包装好的餐具,用铁棒拖着盒子,还有几件太脏了,看不到颜色。碎布也混在里面了。

在工作过程中,如果装有时尚包装盒的工人没有时间进行操作,传送带上的餐具将落入该塑料筐中,工人将把它们捡起来并在空闲时打包收起来。

餐具消毒_消毒餐具环保吗_消毒管理制度 消毒餐具

传送带下的箱子里散落着来不及装箱的餐具,里面的脏抹布用来擦抹塑料箱。 新京报记者 刘经宇 摄

在传送带下面的盒子里堆满了餐具,太晚了,无法打包,用脏的抹布擦拭塑料盒子。新京报记者刘景宇合影

负责引导记者熟悉工作流程的工人告诉记者,如果他们发现从流水线移除的塑料盒中的污垢太明显,则需要擦拭,“只要使用抹布。”

19日下午,餐具的包装突然出现问题。一批下线的餐具没有用保鲜膜完全密封。负责包装的工人在迎接车间时正在将杂乱的餐具包装在传送带上。工人停下传送带,等待旁边的汽车装载的工人从传送带上拿起杯子,上面沾有水渍,“这个杯子不干净”,并戴上了黑线手套。将其在杯子中擦拭一会儿,将其扔到旁边的空盒子中,然后与其他未包装的餐具一起带回车间重新密封。工人告诉记者,这批货物已经送到了固安。

在聊天期间,记者询问了几名工人是否需要健康证明才能在这里工作。 “我还没有健康证明。如果我可以上班,那很好。”在这里工作了两三年的工人老工人告诉记者。

在《餐具和饮具集中消毒服务单位卫生监督检查表》中的人员卫生要求中,生产经营者必须持有有效的健康检查证明,并且其车间的操作规范还明确规定了包装所有人员在车间里必须有健康证明。

截至记者离开工厂卧底时,老板没有要求记者出示身份证等。记者询问他是否需要健康证明,老板也说他不需要健康证明。

此外,车间中的所有工人均未按照规定“穿着干净的工作服”。更衣室位于车间的中间,但从未使用过。提到其他工人更衣室。大多数人的概念是“我们不需要换衣服。”

在相关的卫生质量管理体系中,工厂区域需要一个卫生质量检查室,配备相关的仪器,设备和检查人员,并且原始记录要完整。但是,在车间的包装区域,记者看到了一个角落,上面贴着``消毒餐具等待区''和``消毒后消毒餐具区''的标签,但在这个区域,地面上到处都是碎片。没有实际的测试条件,在记者卧底期间没有人测试过成品。

人工清洗所用的水都已浑浊,地上散落着破碎的餐盘。 新京报记者 刘经宇 摄

用于手动清洁的水是浑浊的,破碎的餐具散落在地面上。新京报记者刘景宇合影

自洁餐具的成本很高,收费餐具可以赚钱

根据魏杰康负责人的说法,他们每天生产2万多套消毒餐具,然后送到北京,廊坊,固安等河北其他地方。

北京市东城区一家餐馆的老板告诉记者,他的餐馆自开业以来一直使用威杰康生产的消毒餐具。 “每套7.5元人民币将每两天交付一次,每次十盒。”老板说,有时客户报告说餐具不干净,在这种情况下,会从制造商处扣除。

消毒管理制度 消毒餐具_餐具消毒_消毒餐具环保吗

在光明大厦的另一家餐厅,餐具也由魏杰康提供。记者注意到,除了魏杰康自己的餐具外,还有工厂加工的“超净”牌消毒餐具。服务员说,他通常不关心他寄出的餐具是否都是相同品牌的,“它们都是由同一制造商提供的餐具消毒,我不会太在意小问题。”

由于众所周知,消毒餐具并不完全干净,为什么餐馆会继续使用它?

餐馆老板为记者计算了一个帐户。如果餐厅要自行清洁餐具,则必须在人力,消毒柜和清洁区域进行投资。如果您选择对餐具进行消毒,则每套的购买价格为0. 75元,但是您可以使用此价格向客户收取1至2元的费用,“即使您每月仅使用5,000套餐具,也可以至少可以赚一千,而您不必自己洗钱,省却了赚钱的麻烦。”

记者采访了一些酒店经理,并说餐厅开业后,经常会有餐饮公司来出售它们。 “有些人看到您没有合作的品牌,因此他们只是在酒店门口放了两个盒子,然后告诉您先使用它们。如果合适,我们将继续交付,如果不满意,我们会说。 。”

全国卫生工业企业管理协会餐具集中消毒分会理事长吕宪明说,国内饭店很难自行清洁餐具以保证餐具的质量。因此,有必要大力发展餐具消毒企业。

“如果餐厅真的要自己洗碗,整个后厨房将不足以洗碗。洗涤,浸泡,物理消毒,化学消毒,干燥和存放将需要大量空间。根据我们的专业知识,清洁餐具平均需要23分钟。餐厅只能依靠姨妈或服务员来清洗餐具,而消毒取决于消毒柜。”陆宪明说,消毒柜经常不使用,因为餐厅规定桌子必须在晚上摆好,所以没有时间把它放在消毒柜中。

餐具经过消毒后,维洁康厂内工人戴着线手套为餐具摆盘,不少人的手套已经发黄、发黑。 新京报记者 刘经宇 摄

餐具消毒后,魏杰康工厂的工人戴着细线手套将餐具摆好。许多手套已变成黄色和黑色。新京报记者刘景宇合影

“餐具的清洁质量取决于企业的责任”

这些经过消毒的餐具的供应商通常会出售,但是如果他们想联系和参观,往往会被拒之门外。

被发现后,《新京报》的一名记者联系了多家餐饮设备消毒制造商,讨论了作为餐馆老板的合作,并表示希望他们访问高级现场的流水线,但都被拒绝了。

该公司的一位负责人向记者坦言,一些小型餐具消毒公司很可能无法达到各种标准。 “我们这里都是生产线,但有时设备存在问题。这批产品不干净。”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为了加快出货速度,许多食品和饮料公司在餐具的装配线上都有相对较快的清洁过程。 “一套餐具放在两到三米长的消毒机中放置了十秒钟。它出来了。消毒效果不好。有些杯子里的水太迟了,干不了,许多公司没有自我消毒。 -检查餐具,仅依靠外观检查质量。”

全国卫生工业企业管理协会餐具集中消毒分会理事长吕宪明说,目前北京饭店所用餐具的质量各有不同,这在很大程度上与意义有关。企业责任。

吕宪明说,一些公司已经在北京发展了很多年。现在他们已经搬出去了,工厂被新工厂取代了,工人在重新就业后通常技能不足。 “一些不太负责任的公司很可能会导致产品质量下降。通常,从河北运往北京的工厂刚刚搬迁,生产和经营状况仍然不稳定。”

对于当前的食品和消费行业,卢先明认为,如果该行业想要更好地发展,那么公司本身必须更加自律。 “总的来说,我们有八个字,希望这个行业将“依法经营,增加数量和价格”。一方面,这是确保产品质量,另一方面,也是希望该行业的竞争可以处于健康状态。”

对于违反法规的公司,卢先明说,对非法公司应当实行“零容忍”,并依法整顿或停产。

如果是违规且不影响产品质量,请依法予以纠正。作为一个协会,首先要劝阻并帮助纠正违规行为,进行必要的培训,并通知职能部门劝阻那些不听的人。
消毒餐具 http://www.canjuw.com/